返回 妈,您人设崩了! 首页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第二百六十六章至第二百六十七章[1/2页]

记住本站地址:【新/书/网】https://m.xinbook5.cc/全网最快VIP章节免费阅读!

    贴着许麟的身体,慕容妃烟僵硬着身体,内心久久不能平静。可她也知道相拥着取暖是现阶段最好的办法,所以她虽然不适应,但还是强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警笛声中,时间悄悄流逝。

    孤男寡女,身体紧贴,俩人的呼吸开始慢慢变的急促,同时心底各自升起一股燥热。

    不多时,俩人的额头上竟是沁出了汗珠。

    慕容妃烟微微扭动了一下娇躯,艰难的喘息了一口后,低声道:「我有点热。」

    「忍着吧,一会儿热一会儿冷更容易生病。」许麟也浑身燥热的紧,但他却不舍得松开怀里的尤物。

    按理说这样的天气,就算两个人紧紧相拥也只能互相取暖罢了,不可能会热成这样,但是现实的情况偏偏就违背了物理的定律。

    又是几分钟过去,慕容妃烟额头上的香汗越流越多,她再次扭动了一下娇躯,抬头望着许麟,喘息着道:「我真的很热....」

    许麟看了眼她额头上的香汗,也有着摸不着头脑,他虽然也热,但是更多的是心底的燥热,身体上的表现并不是很明显。

    「那怎么办?你这样出去的话,冷风一吹肯定会着凉。」

    慕容妃烟瞥了一眼许麟,凝眉低嗔道:「你试下别抱那么紧...」

    「紧吗?不紧吧...」许麟嘴里嘟囔着,但手上的力道还是松开了些许。

    「呼~」

    慕容妃烟顿时长出了一口气,感觉呼吸都顺畅了许多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慕容妃烟忽然开口问道:「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」

    「我收到风声,知道他们今晚会动手。」

    慕容妃烟点了点头,带着一丝淡淡的期待问道:「那...你为什么会来?」

    许麟一怔,低头看向她的眼眸,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,道:「如果我说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,你信吗?」

    看着许麟嘴角的自嘲微笑,不知道为什么,慕容妃烟心底有一种莫名的心疼。

    她凝望着许麟的眼眸,幽幽的问道:「你不恨我吗?」

    「恨?」许麟摇了摇头,苦笑道:「恨不至于吧,多少有些不舒服...」

    「你是不是真的不怕死?」

    「当然怕!」

    「那...你还敢跳下来?」

    许麟收起笑容,回望她的眼眸,目光变得炙热:「因为比起死,我更害怕失去。」

    许麟的话让慕容妃烟的心脏加速跳动了几下,但并没有感到特别意外,毕竟...他毫不犹豫的跳下接住自己,并在最后关头将自己垫在身下的举动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她抑制不住的唇角微扬,噙着一抹笑意,问道:「我对你很重要吗?」

    许麟微微一怔,表情有些讷讷,第一次有一个女人这么直白的向他问话,一时间,他倒有些不知道怎么回应了。

    可当他再次对上慕容妃烟那双波光潋滟的美眸,许麟心底所有的犹豫,所有不确信都在顷刻间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良久,他终于坚定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其实问出这句话后,慕容妃烟的心里是有些忐忑的,至于为什么忐忑,她也不知道,这还是她第一次体会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但是在得到许麟肯定的回复后,她这辈子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是心里像喝了蜜的感觉,甜滋滋的...

    四目相对,谁也没有移开目光,一股暧昧的情绪悄然蔓延。

    对视良久,许麟忽然大着胆子微微低下头,试探的,慢慢的靠了过去,最后终于如愿以偿的吻上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细细的胡茬刺在唇边,慕容妃烟娇躯颤了一下,呼吸在霎时间紊乱,过了两秒才微微后仰,躲开许麟的嘴唇。

    「你好大的胆子...」她试着板起脸,可绝美的玉靥已经悄然红透了一片,实在难有威慑力。

    玉人的反应让许麟心头火热,他没有用言语回应,只是圈紧手臂,再一次将她紧紧的拥在怀里,然后又一次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感受着许麟不断靠近的呼吸,慕容妃烟的玉靥愈加红润,她努力想唤醒自己紊乱的心绪,可是,许麟的气息越是靠近,她的脑海就越是一团乱麻。

    特别是许麟身上强大的荷尔蒙气息,更是让她感到了一股窒息感,一种无力反抗的挫败感。

    最让她感到惊讶与意外的是,她的心里,竟难以抑制的生出了一种羞涩的渴望。

    终于,四瓣嘴唇再度相贴....

    许麟轻柔的亲吻着她那红润饱满的唇瓣,扫舔着她那白皙如玉贝般的贝齿,细嗅着她那令人沉醉的馨香。

    「哼嗯....」

    慕容妃烟瞪大着眼眸,下意识的抬手抓紧了许麟的手臂,似乎完全失了分寸,不知如何反应。

    看着慕容妃烟眼眸中的迷茫,感受着她不知所措的反应,许麟心中不由的生出一股豪气!

    曾几何时,他连正面与她对视的勇气都没有,但现在,自己却将她搂在怀里,肆意品味她的曼妙!

    许麟抵着慕容妃烟的额头,微微松开她的红唇,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:「我早想这么干了!」

    说完,不待她回应,就以狂野的姿态再次噙住了两瓣诱惑的粉唇。

    舌尖顶开未来得及防备的贝齿,闯进满是琼浆玉液的口腔,勾住惊慌失措的小舌,卷起吸食到口中,似欲吞食一般快速轻啃轻咬....

    「唔嗯....」

    狂野的吻让本就毫无经验的慕容妃烟措手不及,丰腴玲珑的娇躯顷刻间就软成了一滩泥,一对波光潋滟的美眸更是覆上了一层厚厚的雾气。

    许麟的舌头上下左右回旋翻动,用放肆粗鲁的旋动不断品味着慕容尤物的香舌,不断吸食着她粉舌上产生的琼浆玉液。

    「哼嗯.....嗯...」

    面对许麟近乎疯狂的索取,慕容妃烟完全毫无抵抗之力,一边心跳加速,一边不自觉的发出着“哼嗯”的低吟,头脑完全空白,带着一点眩晕。

    同时还不受控制的加速分泌着口水,好似为了配合许麟索取的力度。

    桥上警笛长鸣,桥下激情热吻。

    一个尽情索取,一个无意识的配合。

    激吻中,许麟逐渐不能控制自己的手,他的手由慕容尤物的柳腰向下快速滑动,穿过宽松的腰带,毫无阻隔的掌握住两瓣嫩滑的白玉臀。

    「唔嗯....」

    臀部遭袭,慕容妃烟瞬间瞪大了眼珠,手指深深陷进了许麟手臂的肉里,满脸惊慌的表情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到慕容妃烟露出这种惊慌的表情,许麟顿觉分外有趣,把玩着臀肉的同时笑吟吟的注视着她的美眸。

    慕容妃烟浑身酥麻的紧,又没有太好的应对方法,最后只能尽可能的瞪起美眸,试图吓退许麟。

    然而许麟早已不是当初那个连与她对视都不敢的男孩,加之刚刚舍命相救,所以现在占起便宜来可谓是心安理得。

    他的十指灵活的在光滑细腻的臀肉上不断拨弄,并缓缓的向着散着热气的禁地滑去。

    「唔....唔....」

    察觉到许麟的意图,慕容妃烟浑身绷的更紧了,呜咽的声音也更加急促。

    许麟不作理会,反而加快了“行军”的速度,很快,一抹温热的湿润就由指间反馈而来。

    黏腻油滑...

    慕容尤物湿了....

    这一发现让许麟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!

    看到许麟眼里闪烁着的光芒,慕容妃烟知道自己羞耻的反应已经被他知悉,她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淡淡的羞耻,彻底乱了方寸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桥上忽然传来了一阵震动。

    是车轮滚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许麟微微一愣,就在愣神之际,慕容妃烟迅速从他口中收回了舌头,并用力推了他一把,从他怀里挣脱了出来,最后更是狠狠的剐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许麟苦笑一声,有些心虚的避开了慕容尤物的冷眸,走出桥洞观望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雨瓢泼中,大批打手在荷枪实弹的武警押解下有序的坐进车内,雨太大,许麟看不清是否有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一辆辆坐满了人的警车开始倒退,缓缓驶离,不多时,一整排急救车开始赶到,开始运送伤员。

    「这弄不好要搞到早上,我们还是从树林里走吧,这雨怕是要下整夜。」回过头,许麟征求着慕容妃烟的意见。

    刚吃了“大亏”,慕容妃烟自然没有好脸色给他,只是没好气的“嗯”了一声,就没在说话。

    「上来!」许麟微微蹲下身,背对着慕容妃烟道。

    慕容妃烟也没矫情,大大方方的趴上许麟的背,如莲藕般的皎洁双臂环抱住许麟的脖颈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抱住许麟脖颈的时候,非常用力的勒了一下,勒的许麟差点岔气。

    许麟知道她是故意的,但谁让他占了大便宜,只能是自认倒霉,算是吃了个哑巴亏。

    许麟背着慕容妃烟,来到洞口观察片刻,确保安全后,快速窜进了一旁的小树林,开始一路狂奔。

    这里距离市区开车都要二十来分钟,靠一双腿,还背着一个人,跑到市区怕是要累死,所以他一面跑一面寻找可以落脚的地方。

    皇天不负有心人,跑了约十分钟,一处独栋带庭院的别墅出现在他视野内。

    快步跑到别墅前,从大铁门看进去,里面漆黑一片,但隐约可以看见一抹微弱的亮光。

    大雨磅礴,许麟没心思顾虑太多,放下慕容妃烟,叮嘱她在屋檐下躲好,自己从高高的围墙翻了进去。

    庭院内异常静谧,许麟穿过庭院,踮着脚跑到大门前,尝试了一下打开房门,没有成功。

    钢制的大铁门更让他绝了靠蛮力破门而入的念头。

    围着别墅转了一圈,许麟发现只有一个二楼的房间有一扇窗户是打开着的。

    四下观察了一圈,许麟找到了几个可以落脚的点,在脑海中模拟了一下攀爬的步骤后,他开始尝试爬上二楼...

    转眼,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门外,屋檐下,慕容妃烟抱着手臂瑟瑟发抖,而许麟还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第一次单独面对这种黑漆漆的环境,女人骨子里对黑暗的恐惧与刺骨的寒冷都在不断压抑着她的心绪。

    同时,她心里也不免担忧许麟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意外的情况,或者危险。

    时间缓缓流逝。

    她越是想,心就越是乱。

    就在她的情绪即将走向崩溃时,一道落地声忽然在耳畔响起,紧接着,一道熟悉的声音传进耳内:「没事吧?」

    听到许麟的声音,慕容妃烟只觉得浑身一松,刹那间,所有的恐惧、所有的负面情绪,随着许麟的出现全都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当了半辈子女强人的慕容妃烟忽然一个飞身,扑进了许麟的怀里,紧紧的抱住。

    许麟先是一愣,随后微微一笑,抬起手,一手环住她的蜂腰,一手在她背上轻轻拍着,柔声道:「没事了...」

    「嗯....」慕容妃烟先是柔柔的轻应了一声,但很快似乎又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些丢人,有些慌乱的从许麟怀里挣脱了出来,颇有些手足无措的低头站着,黑暗的环境下,洁白的玉靥悄然红了一片。

    慕容妃烟不经意露出的娇媚小女儿姿态让许麟心底柔软的同时,也不免觉得有趣。

    「我先带你进去。」

    没有多余的废话,许麟先是爬上墙头,随后抓着墙头将慕容妃烟拉了上来,再抱着她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来到别墅右侧,打开的门窗处,掉下长长一节许麟准备好的由窗帘绑成的绳子。

    许麟背起慕容妃烟,叮嘱她抱紧后,顺着绳子轻松爬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进到房间,许麟做了个禁声的手势,低声道:「刚刚我出去差点被佣人发现了,我们这个房间应该是客房,没有人住,暂时是安全的,先度过这一晚,明天再想办法。」

    慕容妃烟轻轻颔首,表示了解。

    人生第一次以这种方式到人家家里“做客”,慕容妃烟难免有些心虚,所以黑暗中,她的脸上始终带着一抹不自然的潮红。

    「这房子的佣人都住在一楼,二楼这一侧都是客房,没有人住,洗个澡应该没事,浴室里我看过了,什么都有,你先去洗,然后美美的睡一觉,明天再看情况行动。」

    「嗯...」

    淋了一路的雨,慕容妃烟此时的形象不可谓不狼狈,听到了许麟的话,眼睛登时就是一亮,应了一声后就迫不及待的走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趁着慕容妃烟洗澡的功夫,许麟在房间里摸索了一阵,并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,只是翻出了几套给客人备用换洗的衣服。

    待慕容妃烟洗完,许麟也走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许麟擦着头发走出浴室,因为房间里的灯不敢打开,所以是一片漆黑,许麟来到床边,才隐约能看到慕容妃烟安静靠着床头的身影。

    来到床的另一侧,许麟很自然的爬了上去,钻进被窝里。

    看到许麟上床,黑暗中,慕容妃烟忍不住全身一僵,因为除去那个荒唐的夜,这还是她真正意义上第一次跟男人同床共枕。

    尽管许麟距离她还有一些距离,但她的心脏还是忍不住越跳越快。

    漆黑的环境中,俩人保持着沉默,许久,许麟忽然低声问道:「脚还疼吗?」

    「好多了,不怎么疼了...」回应完,慕容妃烟犹豫了一下,问道:「你呢,没事吧?」

    「就是刚刚落地的时候被震了一下,现在也好多了。」

    「嗯...」

    又是一阵沉默后,慕容妃烟忽然扭过头,认真道:「谢谢你!」

    许麟微微一笑,靠近了一些,冲着她眨了眨眼睛,调笑道:「只是口头感谢吗?」

    考虑到自己的处境,慕容妃烟眼里闪过一丝落寞,语气带着几许低落,道:「我怕是也只能口头感谢你了。」

    刚刚大批警察的到来,其实已经说明,她接下来的处境,恐怕并不那么的乐观。

第二百六十六章至第二百六十七章[1/2页]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